日前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会长莫泽林接受马新社电视采访,希望透过媒体呼吁有关当局继续重视并积极解决留华生重返中国校园的课题。

 

Q:留学中国的马来西亚学生目前的情况如何?

A:截至2021年4 月,透过旅华学生和各方的努力,我们收集到目前至少有 4500 位学生滞留在马来西亚,无法回到中国大学上课。当然实际上的学生人数远比我们所收到的更多,根据中国教育部2019年的官方数据统计,共有近 9500 位马来西亚在籍学生在华留学。马来西亚学生在 2020 年1月寒假回马之后,疫情就开始爆发和蔓延至今。去年2月至6月马来西亚留学生和中国学生一样都居家上网课,但是到了去年9月新的学期,中国境内学生便逐渐回到各自学校上实体课,而中国境外留学生只得参与网课。当时我们也有在积极为学生争取回校上课,中方也很重视学生面对的问题。这种情况持续至今已经一年半了,我们也收到许多学生反映网课的质量参差不齐,尤其是需要进行实践课的学生们,例如艺术生、航空航天、医学生等等,这些正面临实习、毕业的学生实在无法再继续只能暂停课程。更甚者因此而办理退学或转校重新念大学。


Q:您提到中国大学已经开放中国学生回校上课,所以没有提供网课给学生。请问他们没有考虑到海外的留学生情况吗?

A:有好些高校还是有开网课,虽然大部分中国高校都有为境外学生设置网课,但网课质量参差不齐,而且部分课程并不适合在网络上进行。校方也会考虑到留学生的情况,但有些课程留学生不多或班上只有一位留学生的话,个别的授课老师若没有开放网课,学生能怎么办?虽然同班的中国同学也会尽可能协助留学生或提供课后的辅导,但学习效果可能不那么理想。惟如今疫情反复,什么时候能回中国上课也是未知之数。


Q:您提到有些学生因为疫情的影响而被迫休学或退学,面临这种情况的学生大约有多少位呢?

A:我方没有正式统计,据之前收到的学生反馈,估计有不下 100 位学生都面临此问题。有些学生觉得等不了那么久,宁愿在本地重新就读大学一年级。我想用两句话总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过去一年半,我们的学生在疫情下除了面对网课挑战和学习进度的压力,更穷于没办法回去上课,但教育不能等待,即便不能等,我们的学生也苦苦地等了一年半,超过500天的日子。据我们日前的最新统计,约有 145 位需要的医学生,已经进入大四、大五最后的临床实习阶段,他们无法继续实习课程,也无法在本地实习。当然,他们代表的只是一部分的学生,还有更多不同专业的学生也是面对其他类似的困难。

另外,我国之前也表示医护人员的不足,若这些医学生若能继续学业,学成归来之后便能进入本地的医疗体系实习和上岗,协助我国早日走出疫情的笼罩,并为国家作出贡献。一切都是环环相扣的,若今年实习的学生无法如期进行,明年、甚至后年的实习生不断地累积叠加,对我国医疗体系的实习安排也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再者,我们的学生很多自费出国学专业,学成归来后报答国家,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他们的事也是国家大事,希望透过媒体呼吁部长们可以继续重视并积极解决。鉴于我国政府近期发布消息,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也可以申请提早接种疫苗,我们也希望科技部长凯里能同意安排见面进一步沟通。

今年是马中建交 47 周年,中国驻马大使馆在去年我国疫情爆发初期率先捐献抗疫医疗物资,给政府单位也给留华、商会、民间团体,47 年建交以来马中两国一起经历许多美好时光,也携手克服很多挑战。这一次,希望马中政府继续努力寻找办法突破重重困难,让学生早日回到学校。去年9月我们也与对华特使拿督斯里张庆信会晤反映有关课题,特使迅速与中方展开数次对话,无奈国家疫情反复。由于留华同学会有许多来自各个学科的专业人士,例如西医、中医师、律师、心理学医师、危机处理专员等,也讨论出并提供了多个方案给有关部门和单位。

现在的惯例是外国学生到了某国才进行隔离,而我们提出的多个方案中,甚至有一个方案是让学生在马集中隔离,接种疫苗之后,检测证明有抗体之后再到中国进行隔离。我们正积极和相关单位探讨各种所提包括以上方案的可行性。我们民间现已成立“重返中国高校特别委员会”,集结各州留华同学会、中国各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董总等,但是涉及人数众多,且考虑到安全问题, 所实行的SOP 要两国政府都能接受,因此执行起来有一定困难。考虑到学生之后将面临的种种问题,我们成立的这个委员会就是要尽力去解决问题并为学生争取最大权益。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政府解决这件事情的决心,本来为官者就应该为民请愿,今天哪怕是一个人的诉求也应该要重视,更何况,这是四、五千人的共同请愿。针对早前马中两国外交部宣布成立“马中两国合作高级别委员会 ”,希望外交部能邀请我们参与,提供更多意见及方案给两国政府作参考,让马来西亚的赴华升学的学子们能尽早返回中国校园上课。


Q:中国外交部、教育部、卫生部是否有发布针对外国留学生返回中国的相关指南呢?

A:我认为中国的政府对此持开放的态度,欢迎各国和中方洽谈相关事宜。但我国政府目前应先拿出为学生争取回校上课的明确决心,向中方提出方案,如提早获取疫苗等,双方才能进一步地去落实相关的政策。目前我国外交部长以及首相对华特使都已经在和中方协调,从4月成立“马中合作高级别委员会”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现在6月,这一学期快结束了,希望把握接下来这三个月的时间来协调、筹备以及执行,好让学生返校上课的问题能在 9 月前解决。


Q:是否有学生去年被录取但疫情影响导致如今都未到校上课呢?

A:有的,若学生去年被录取时学校未提供网课,学生可以申请保留学籍及奖学金。很快地一年过去了,无论国家疫情如何变化,我们始终心系旅华生,所以学生们的心情我们也非常理解。如今我们各个团体也都积极透过各个单位,像是之前我和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多次直接通电沟通、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以及行动党主席YB陈国伟也都会晤中国驻马大使欧阳玉靖讨论相关问题。现在我国已经进入接种疫苗的阶段,因此希望和部长进一步沟通,并尽快落实相关的方案,让学生尽早接种疫苗。

 

Q:从去年至今是否有学生通过检疫等程序成功回到中国继续上课?

A:据我所知是没有,目前中国只开放持有效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中国,学生目前还是无法回中国学习。


Q:是否能分享一些旅华生正面对困难的例子?

A:据我所知,目前有一些中、西医学生,现在准备进入临床实习的阶段。因其学制为5-6 年,本地的医药大学也鲜少能进行学分转移以及互认,所以学生无法在这里实习, 只能被迫休学。另外,理科、表演艺术类等的学生,有些课不能及时选修而必须暂时休学,抑或退学重新在本地读。 因此留华同学会希望设法找可行的方案,让学生安全回中国上课。


Q: 在这些学生之中是否有人因疫情而面对经济困难呢?

A:有的,例如一些领取奖学金的学生,他们的奖学金能保留,有一些也不能。另外,一些自费生有些课程无法及时修完而需要延毕,且须多付一年的学费,因此增加了不少经济负担。所以我们认为现在最好的方案就是尽早安排学生回中国上课,虽然执行之路艰巨,却非不可行之重任,希望接下来两国政府再继续努力去落实相关的方案。


Q:这一年留华同学会是否已“跑遍”各个政府部门了呢?

A:是的,几乎能联系的部门都已沟通过了,但我们也非常理解各个单位目前的难 处,而且现在的作业方便,可以在线上进行见面讨论。现在距离新学期还有 3 个月, 希望我国可以把握时间尽快推出可实行的方案,像是之前有些国家也是推广‘旅行泡泡’ (Travel Bubble),我们是否能创造出马中两国政府同意,让批量学生安全回到中国高校上课的‘转移泡泡’ (Transfer Bubble),比如先在本地隔离、接种疫苗,再包机过去中国及进行后续防疫流程的程序,这个方案是否可实行的呢?如果可行,也可以将此成功案例推广给全世界,为国家和世界作出贡献。


~总结与补充~

我们所有的团体,包括留华,各校友会、州留华、董总等定会无时无刻设法透过各种渠道务必让学生早日回到校园,学生可以放心;另一方面,从学生层面来说,面对新常态,面对还没能改变的不能返校的局面,大环境不能改变时唯一可以变得是调整自己。近期,留华同学会也即将推出留华星计划,希望透过网络更全面地覆盖到所有旅华生,并惠及每位学生的需求。相关详情,还请多多关注留华同学会的官网以及面子书。


 

电视台采访报导请浏览:https://youtu.be/drqSodQ5TtQ

**关于促进旅华生重返校园事宜,请详阅https://www.liuhua.org.my/info/announcement/97422.shtml**